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欢喜庄的“欢喜事”

2020-08-06

三伏时节,“北国水乡”欢喜庄,醒得格外早。

天刚放亮,村里新建的健身广场上三五村民正在晨练,自来水、污水管网提升改造工地上也出现了忙碌的身影。

六点不到,陈志明匆匆出了家门。一路上,白墙灰瓦的“徽派民居”错落有致,路旁绿树成荫,塘里荷花正艳,田里稻海荡漾,木屋栈道、亭台水榭点缀其中,在氤氲的晨雾中更具诗意。

顾不上欣赏清晨这村里的好风景,陈志明直奔稻田。

“趁凉快,多干点。”一到稻田,他先蹲身拉起沉甸甸的一网,又伸手揽过绿油油的一把,咧嘴乐了:“螃蟹、稻苗长得都不错,到秋天准能卖上好价钱。”

以生态种养为引领、精深加工为提升、休闲观光为支撑,党的十八大以来,特别是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,欢喜庄越来越“欢喜”。

“土地流转费,年底分红,再加上合作社工资,我一年就有六七万元,家里添了两辆车。”陈志明边忙活,边和记者聊起来,一脸满足。

而倒回去七八年,这里的光景远不如村名那般“欢喜”。

↑7月14日拍摄的天津市宝坻区八门城镇的欢喜庄(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 李帅 摄

地处天津市宝坻区八门城镇的欢喜庄,过去家家户户只种水稻,收入少,日子过得并不宽裕。

如何把“地里刨食”变成“土里掘金”?当地干部一直很费脑筋,“一家一户,小打小闹,肯定不行!必须走规模化、集约化、品牌化的路子!”

说干就干!不甘落后的村民带头成立合作社,尝试稻蟹立体种养。“稻田养蟹还不把秧苗祸祸光了吗?”“养蟹投入大,赔了咋办?”一开始,大多数村民都对这种模式起了疑,结果第一年,响应者寥寥。

但令村民没想到的是,试验田当年就实现了“开门红”,平均亩效益达2000多元。合作社召开分红大会,几乎全村村民都去围观,一沓一沓现金就在桌上摆着,当场分钱。

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陈志明至今仍觉得眼热,“眼看能挣钱,村民们开始纷纷加入。”

2013年开始,合作社流转了村里全部土地,其中1700多亩地实现了稻蟹立体种养,还建起了现代化稻米加工厂,并陆续开展了品牌注册、包装设计、有机认证、新品种引进等“供给侧改革”,产品卖到了高铁和飞机上。

一个问题解决了,新的问题又来了——缺乏技术,增收遇瓶颈。如何为增产增收寻找新出路?

2017年,机遇来了。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实施乡村振兴战略。天津启动新一轮结对帮扶困难村工作,天津市农业农村委员会的帮扶组进驻欢喜庄,给村里带来了更多惊喜。

“我们从延长产业链入手,帮着欢喜庄成功养殖了大眼幼体和扣蟹,蟹苗本土化后,预计一亩地螃蟹的收入能增长20%至30%,还引进了南美白对虾等特色高效水产品。”驻村后,帮扶组组长谭开良几乎每天都要到稻田转转。

然而,种养也有种养的烦恼,产业单一、抗风险能力弱,“看天吃饭”并不容易。“家有钱财万贯,带毛的不算。”村民们都有担忧。

多元发展,势在必行。

“我们不仅要做精产品,更要做强产业,以发展现代都市型农业为中心,深耕农产品精深加工和休闲观光农业及乡村旅游,推动以农业为基础的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,努力实现农业强、农村美、农民富的乡村振兴目标。”宝坻区八门城镇党委书记李学明又为欢喜庄琢磨出新的发展路子。如今,以欢喜庄为中心的八门城镇田园综合体已初具规模。

产业兴,收入也喜人。2019年,欢喜庄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.48万元,其中,合作社人均分红8000元和200斤大米。2020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预计达到2.9万元,比2016年增加近万元。

“乡亲们从靠天吃饭的农民,转型成了‘股东’和拿工资的‘产业工人’,日子越过越美。”欢喜庄党支部书记刘学亮掩饰不住兴奋。

同样美起来的,还有村庄的“颜值”。

改造提升农家别墅园,添置休闲度假木屋,实施坑塘整治、道路硬化绿化、集中供热,铺设自来水管网、污水管网,建设村民活动广场……刘学亮掰着手指头给记者数着村里的变化。

“2017年以来,一系列人居环境提升改造工程让我们村彻底变了样,村容整洁了,基础设施齐全了,空气清新了,村里越来越漂亮,来村里休闲旅游的人也多了。”刘学亮自豪地说。

↑7月14日,陈志明在村里劳作。新华社记者 黄江林 摄

陈志明的家就在村里的荷塘边上,晚饭后,他总喜欢带上孩子出门遛遛弯,看看这村里的好景色。

“我原来不爱出门,这荷塘原来就是一个臭水坑,垃圾成堆,蚊蝇成群,村民们都绕着走。这路啊,一下雨,一踩一脚泥!”走在新修的路上,欣赏着荷塘月色,陈志明很是感慨。

不知何时,月亮已悄悄爬上枝头。欢喜庄党群服务中心前的健身广场上,又开始热闹起来,年轻人打着篮球,妇女们扭起了秧歌,老人们摇着蒲扇闲聊,孩子们追着闹着,其乐融融。

不远处,村里新栽种的合欢树,长得正欢。

  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